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66402网>艺文志

用眼睛阅读星月,用脚步丈量大地

2020年06月29日作者:袁恒雷来源: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突出自我,带领读者徜徉天地

  去一个地方旅行,落到纸面上一定是“我”的视角与思考。突出自我,让读者看到作者的独特体会,而不是如同旅游手册般泛泛而谈。杨海蒂便做到了处处有“我”,她将个体性贯穿全书,让读者跟着她的眼睛、追随她的脚步徜徉于天地之间。

  比如写黄山,古往今来已有无数名篇佳作,要出新何其难!但杨海蒂就写出了自己的特色。她对黄山游期待已久,可游览当天恰逢大雨,心情无比失落。

  什么展翅欲飞的凤凰松、神奇祥瑞的麒麟松、悱恻缠绵的连理松、低吟浅唱的竖琴松、国之瑰宝迎客松,这回统统无缘得见;什么黄山绝顶莲花峰、黄山绝胜玉屏峰、宛如初莲的莲蕊峰、黄帝飞天的炼丹峰、瑰丽壮观的光明顶、卓绝云际的天都峰、“真正妙绝”狮子林,一切都是浮云。更有那心仪已久的“梦笔生花”,作为一个舞文弄墨者,错过这般殊胜妙景,就像错失了与情郎的幽会,心情有多沮丧可想而知。

  这样的排比句充满气势,使读者透着纸张都能感受到遗憾。然而,作者也因为下雨看到了平常不得见的断崖飞瀑、山泉爆流,“得之桑榆,失之东隅”。同时,借助对北京侃爷、小情侣这两组人物的刻画,让故事和文章变得立体、生动起来,给读者不一样的游黄山经历。杨海蒂自信地不断游走于天地间,无数景点在她独特的阐述下,呈现出全新的面貌。

  语言洗练,幽默中闪现智慧洒脱

  语言之于文本艺术,永远是最重要的。作为游记来讲,《走在天地间》不仅有生动的修辞,来活灵活现地展现所描绘的对象,还在洗练的语言中闪现富于智慧的幽默。如此,让文本变得更富可读性。作者时不时抖落的小机灵、俏皮话,瞬间让那些故纸堆、旧遗迹等材料也变得鲜活起来。同时,恰到好处地运用一些自我调侃式的小幽默,让读者在会心一笑中感悟到趣味和新意。

  比如,我们熟悉的沈从文为黄永玉改名字的故事。黄永玉接受了表叔沈从文的建议,将本名黄永裕改成了黄永玉,后来名扬天下。杨海蒂在讲述这个故事时候自嘲道:“早知道‘玉’对扬名立万影响力这么大,我当初取个笔名叫杨玉嬛该多好。”寥寥数语,令人忍俊不禁。而且,她用的“嬛”字并非杨玉环之“环”,而是因电视剧名噪一时的甄嬛之“嬛”。

  再比如,她和女作家冯秋子在广西合山逛街时,被当地精美的石头工艺品吸引。书中,她将两个女人挑拣商品时的场景刻画得惟妙惟肖:“店主们个个好脾气、高素质,对我们的横挑竖拣很耐心,对我们的吹毛求疵不恼火,对我们的‘一毛不拔’也保持风度。”这里,将女人逛街、购物的可爱之处展现得淋漓尽致。两人不仅并非“一毛不拔”,简直是爆买。杨海蒂觉得“不管皮色、贵贱,入眼就好,有缘就收”,本来已经买了很多,可转眼一看冯秋子买得永利。“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大概有几十公斤。”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自己都害怕。正是如此风趣幽默的讲述,让这些游记轻松活泼,同时还闪现出智慧与洒脱。

  多方积累,在悦读中增长见识

  自古以来,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是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在书本中,可以享受阅读的畅快和酣畅,完成知识的积累;走出书斋畅游山河,则可以纵情天地。然而,即便一辈子“在路上”,也不可能走遍所有的景致。上佳的游记能够代替我们去到那些想去却没机会或不太可能去的地方,从而弥补遗憾。

  杨海蒂是一个有心人,在动笔前总是做足知识储备。考古学、地质学、民俗学、宗教学、神话学、国际学等广博丰沛的讲述,令人惊叹。同时,她摈弃刻板、单调的知识陈述,而是仿佛化身金牌导游,融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把一众名胜古迹以文字形式呈现于观者面前。这种多角度的讲述,令作品脱离了走马观花式的窠臼,也使读者不会感到疲累。

  优秀的游记,常常让人有想去实地看一看的冲动,这便是文本巨大的成功。即便我们也知道,旅行需要耗费很多心神,有很多的不确定,可还是心向往之、乐此不疲。就像歌德说的:“人之所以爱旅行,不是为了抵达目的地,而是为了享受旅途中的种种乐趣。”杨海蒂说:“走南闯北惯了,完全可以随遇而安。”她给所有旅行者作出了好榜样,即便旅途中会有苦累,会错过一些期待的风景,可每当用眼睛阅读不同地域的星月,用脚步丈量无尽的大地时,安心享受美在其中,乐在当下。


编辑:姚超

相关新闻

佰威注册登陆页面鸿运国际会员网址官网下载龙龙龙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