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66402网>艺文志

盘点历届奥运会那些始料未及

2020年07月31日作者:武冰聪来源:北京青年报

  由于两次世界大战,德国柏林、日本东京和芬兰赫尔辛基的几届夏奥会与冬奥会都曾被迫取消。新冠疫情之外,诺如、寨卡病毒也曾给奥运会主办方带来不小的麻烦。

  作为四年一度的世界体育盛事,奥运会开幕式和圣火点燃仪式备受瞩目,但汉城奥运会的圣火烧鸽事件和索契冬奥会的“五环少一环”等意外事故都引发了大量争议与讨论。奥运会象征和平,但偏偏有人借机挑起恐怖主义事端,残害无辜生命,引得人心惶惶。运动员与赛事幕后工作者的不幸伤亡事件,也让大家唏嘘不已。盘点百年现代奥运进程中的这些突发事故,虽然给主办方带来了不少挑战,但和平与美好无疑仍是百年奥运的主旋律。

  战事迭起 东京和柏林奥运会被取消

  在东京奥运会官宣延期之前,国际奥委会曾给出四周的观察期,最终还是根据疫情形势被迫做出“延期”这一“艰难的决定”。于主办方来说,这项重大赛事的延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BBC报道称,除了已经投入的118亿美元,主办方势必需要追加永利的资金,赞助商、旅游业、永利规划、历史遗产和本土企业,都会遭受奥运会延期带来的负面影响。

  史上最著名的奥运会取消事件,同样发生在日本东京,梳理第12届奥运会的申办过程就会发现,费尽心思求承办和后来百般推诿说不办的都是一伙人。

  作家大卫·戈德布拉特在其著作《赛会:奥林匹克全球史》中记载:当时的日本政府积极申办这届奥运会,希望展示一个从1923年大地震灾难中恢复过来的日本国。东京政府于1932年正式提出申请,意大利的罗马和芬兰的赫尔辛基同时角逐主办权。大卫·戈德布拉特在书中描述,当时为了拿下主办权,日本政府四处游说,最终还说服了墨索里尼。书中写道:“当时你帮我、我帮你已经成为一种国际体育的常态。墨索里尼惊人地宣布,如果日本支持意大利申办1944年奥运会,意大利就会支持日本申办1940年奥运会。”

  时间到了1938年7月,日本政府却忽然发布声明表示,奥运会不办了!日本奥委会在声明中委婉地提到了“与中国之间的麻烦”,其实导致这届奥运会取消的原因共有两点:其一是“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侵略中国的行为受到联合国前身、即国联组织的谴责。日本于1933年退出该组织后,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扩大侵略,与世界各国逐渐交恶并陷入外交困境。其二,日本国内出现声音,希望将永利的资金用于开展军事活动,而非举办奥运会。在这样的压力下,东京奥运会和同年计划举办的札幌冬奥会全部被取消。

  随后,国际奥委会决定将第12届夏季奥运会会址改在赫尔辛基,会期定在1940年7月20日至8月4日,但由于二战引发整个欧洲的混乱与动荡,这一次经历“易手”的奥运会与冬奥会再次被迫取消。终于等到二战结束,奥运圣火在1948年的伦敦被重新点燃。而日本在放弃1940年的奥运主办权后,再次迎来奥运圣火则是遥远的1964年了。

  最早的奥运会取消事件,则是发生在1916年的德国柏林。为了第六届奥运会而建造的柏林德意志体育场在1912年就开始动工,到1913年竣工时还放飞了1万只和平鸽,现场有6万人观看了这场盛事。然而,一年后一战爆发,战争持续数年之久,严重时德国军队甚至推进到距离国际奥委会总部巴黎70公里的地方。战事迭起,和平不再,而象征着和平的奥运会也在战乱中不幸夭折,甚至连国际奥委会总部也一度迁移到中立国瑞士洛桑避难。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将“创立一种脱离政治而存在的体育文化”作为自己的毕生目标,然而奥运会却频频与战争甚至是侵略产生关联,让人不胜惋惜。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但历史上这几次奥运会的取消,都以体育的方式见证了有关帝国主义侵略的黑历史。

  人命关天 奥运伤亡事故令人唏嘘

  每届奥运会比赛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运动员突破极限夺得金牌,但也有人在赛场上受伤,甚至不幸殒命。

  最近一起运动员死亡案,发生在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的残奥会上。48岁的伊朗选手巴赫曼·哥巴内扎德在男子C4-5级自行车公路赛途中撞车,并于送医后救治无效身亡。哥巴内扎德是沙场老手,有12年的自行车运动经验,也曾参加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并被伊朗残奥委会秘书长阿什拉菲称为最好的国手。

  然而这名老将却在环山公路赛道的弯曲下山道上意外撞车,跌倒后头部撞击在岩石上,在送医途中,本来心脏就有毛病的他心脏骤停,最终不治身亡。意外发生后,巴西奥委会通知逝者家属,安排遗体运回家乡安葬,国际奥委会后来还出具了事故调查报告。BBC报道称,哥巴内扎德的死亡是从1960年残奥会开始举办以来,首次在比赛期间发生的运动员死亡事件。为此,主办方在闭幕式加入降半旗和悼念仪式,向已故运动员致哀。

  运动员是奥运赛场上的主角,但奥运会筹办过程中的幕后工作者同样值得关注。奥运筹办期间,主办国往往会征用大量人力,当奥运会周期遇上场馆赶工,加班过劳引发的工人伤亡事件也让人十分揪心。

  2019年7月,东京奥运会场馆正在火热建设中,盛夏的热浪席卷东京。路透社报道称,从2019年7月底开始,气温飙升导致日本各地57人死亡,此时建筑工人在户外工作更是面临极大的挑战。

  8月初,东京国际展示场按计划进行修整工作,准备作为奥运开幕后的媒体中心使用。8日下午,一名50岁的建筑工人在外铺设电缆时,被人发现晕倒在地不省人事,他最终因中暑不幸去世。

  除了工作66402可能致命,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同样十分可怕。当年3月,就有媒体曝出一名年仅23岁的日本建筑工人,为了修建东京奥运会场馆平均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身心不堪重负,最终在加入奥运场馆兴建计划的三个月后自杀身亡。在遗书中他说:“我的身体和心理状况都已经到达极限,我想不出其他的解套方法了。”

  这一事故引起了日本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的关注,他表示这次事件相当严重,组织方无法容许奥运场地有任何死亡事故,并会着手减少工人的工作负荷。同时,承担建筑改良计划的大成建设公司也公开承认公司没有遵守劳动管理合同,违反了日本劳动基本法。

  殃及无辜 当和平盛会遭遇恐怖袭击

  奥运会集结了各国政要和运动界的顶尖好手,还有大量游客聚集在永利当中,难免会有恐怖主义者借机生事,为了达到政治诉求而不惜残害无辜。

  百年奥林匹克公园爆炸案是奥运期间不得不提的恐怖事件,案件发生在1996年7月27日,当时正是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比赛期间。这起爆炸杀伤力强大,造成一人死亡,诱发一人心脏病发作死亡,以及111人受伤。

  恐怖主义头子埃里克·鲁道夫早就不满克林顿政府在堕胎议题上的立场,为了造声势,他决心要让奥运会办不成。炸弹被悄悄安装进亚特兰大的百年奥林匹克公园中,所幸安保人员理查·朱维尔提前发现了一枚炸弹,并疏散大部分的观众,才减少了伤亡人数。但起初这名尽职的保安还一度被FBI怀疑,好在最终真相被查明,鲁道夫也在2005年被判处终身监禁。

  在1972年的慕尼黑,第20届夏季奥运会在西德举行时,巴勒斯坦武装组织“黑色九月”将目标对准了参加奥运会的以色列代表团。一个清晨的4点10分,八名“黑色九月”的武装人员偷偷潜入奥运村以色列选手的驻地,两扇房门被撬开,举重运动员罗曼和摔跤教练温伯格被当场射杀,另外九名代表团成员也被作为人质关押。

  此事导致奥运会紧急停赛,谈判和解救人质行动拉开序幕。巴以冲突由来已久,“黑色九月”希望借着手中人质,要求以色列释放关押的234名巴勒斯坦人。以色列拒绝了,但双方同意以埃及作为中间国,做赎回人质的谈判。当时前西德警方给出的救援方案是,在巴勒斯坦武装人员从空军基地更换客机离境时,开展营救人质的行动。然而由于错误的情报,警方低估了武装人员数量,加之客机机组人员配合失当,导致救援计划完全失控。在45分钟的战斗中,所有人质不幸身亡,八名巴勒斯坦武装人员中有五人死亡,三人被捕;在同年的一次劫机事件中,前西德政府将这三人移交利比亚释放。

  1972年9月6日,中断了34小时的慕尼黑奥运会继续举行,并举办了以色列代表团的追悼仪式。仪式上空出的12个座位,代表着不幸罹难的11名以色列代表团成员和一名前西德警察。

  尴尬瞬间 开幕式也会掉链子

  除了精彩的比拼,每届奥运会中最受瞩目的就是盛大的开幕式表演和圣火点燃仪式。现场以外,电视机前倒时差看表演的观众更是不计其数,而现场发生的任何一个突发状况都会以高清画面被转播出去,传遍全球。

  1988年发生在韩国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圣火烧死和平鸽事件,引发的关注度堪称史上之最,这次事故甚至被冠上“世上最残忍开幕式”的称号。为了以白鸽展现和平美好的意向,主办方准备了2400只白鸽,计划在奥运会开幕式时放飞,鸽群展翅齐飞的场景想来非常震撼。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放飞当天,有一些起飞的鸽子看到体育场中的柱子或高塔就飞去落脚休息。

  在接下来的圣火点燃环节中,三名火炬手孙美廷、郑善万和金卓元搭乘升降台,高举手臂一齐点燃台中圣火。此时,圣火台高于火炬手头顶十厘米以上,没有人能看到上面正停留着数十只小憩的白鸽。圣火点燃的一瞬间,来不及飞走的白鸽葬身火海,现场观众发出惊呼。事后火炬手和组委会都受到来自动物永利组织的谴责,然而在现场由于所处位置和时间原因,火炬手们无力驱赶鸽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

  由于策划失误,奥运会上的和平鸽竟化身为“烤乳鸽”,虽然悲剧无法挽回,这个惨痛的历史记忆却留在了一代韩国人心中。几年前热门的韩剧《请回答1988》中,就设计了作为奥运志愿者的主人公,将被烧死的和平鸽带回家中安葬的桥段,用影像的方式铭记这段历史。

  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的开幕式现场也曾意外地掉链子,奥运五环只出现了四个环。奥运会最重要的标志出错,可谓百年奥运史上的大纰漏。

  在开幕式表演“俄罗斯初印象”的最后,用五朵雪绒花装点的奥运五环点亮夜空,然而因为技术故障,画面右上角的那一环凭空消失了。现场的掌声有些稀疏,观众们也发现了这一失误。不过,在世界各国的官方电视转播画面中,观众们却依然看到了完整的五环。对此,开幕式总制片人恩斯特说,因为转播画面有延迟,所以他们利用修复技术弥补了这一缺憾。虽然救场够快,但外界的吐槽并未停歇,因为在此前的倒计时10秒环节中,画面从第5秒开始就陷入了一片漆黑,这个明显的失误让现场显得十分尴尬。

  面对开幕式频出的技术问题,恩斯特认为,在仅有的三周彩排时间里,既要培训演员,又要处理设备,仓促之余难免会出差错。他觉得,即使有失误,索契冬奥会仍然为世界呈现了一场精彩的开幕式演出。

  病毒来袭 寨卡、诺如杀伤力也不小

  在新冠病毒造成东京奥运会延期之前,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和2018年的韩国平昌冬奥会也都曾分别遭受寨卡和诺如病毒的威胁。幸运的是,病毒传染人数有限、控制得当,奥运会最终得以成功举办。

  里约奥运会开幕式计划在2016年8月5日举行,然而根据BBC报道,仅仅三个月之前,有来自哈佛、牛津、耶鲁等学术机构的125位国际知名科学家和医生联名要求,把将要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奥运会延期,或更改到其他地区举办。

  在这封给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信中,科学家们说,由于寨卡病毒肆虐,这时候举行奥运会是“不道德”的。寨卡病毒通过蚊子叮咬传播,此前一年多的时间内已经从巴西开始,波及了60余个国家。科学家们指出,虽然寨卡病毒的感染症状相对温和,但它可能导致的胎儿畸形和婴儿小头症,后果相当严重。

  这些科学家甚至毫不客气地说,巴西扑灭蚊子的计划并不成功,而且该国的医疗系统能力被削弱了,此时让大约50万的各国代表团成员与游客前往巴西,是不必要的风险。

  不过,进入6月中旬,国际奥委会仍然决定让里约奥运会如期举行。通过评估,奥委会认为,病毒对孕妇以外的其他人影响微弱,并且世卫组织指出,进入8月,巴西的蚊子活动量已经相对较少。虽然病毒被鉴定为“风险很低”,但专家仍然建议游客采取预防措施,避免被蚊子叮咬。

  这次病毒也让不少运动员在赛前打起退堂鼓,美国自行车运动员范加德伦因为担心怀孕的妻子和尚未出世的宝宝,遗憾地退出奥运角逐。西班牙篮球名将保罗·加索尔也表示,会考虑事先冷冻精子,再参加奥运会。

  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举办时,诺如病毒也颇具威胁:2月9日开幕式前一周它突袭奥运村,直接威胁各国参赛选手的健康。奥运村86名警卫确诊感染诺如病毒的消息爆出,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主办方立刻做出响应,在2月6日撤离岗位上的1200多名警卫进行隔离检疫,并紧急抽调900名宪兵代为管理20个奥运场馆和奥运村。

  诺如病毒引发极大关注,是因为它具备超强的传染性。这种引起非细菌性急性肠胃炎的病毒,使感染者腹泻和呕吐,而唾液、粪便、食物和水都可能是病毒传播的载体。韩国江原道卫生与66402研究所立刻着手排查,并在奥运村附近的青年培训中心多处检测到病毒,包括饮水机、浴室、洗手台等等。

  好在组委会反应迅速,向各国选手提供肥皂和消毒水,关闭公共饮水机,宣布避免食用生鲜食品等。虽然病毒没有大规模传播,但仍旧有两名瑞世籍自由式滑雪运动员和三名新闻中心的外国记者染病。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诺如病毒虽然袭击了奥运村,但这种病毒并不致命,只是一系列的感染症状让患者十分难受。


编辑:姚超
lehu国际app下载龙8国际手机游戏官网龙8老虎机娱乐官方网